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你,欠我一纸忧伤

你,欠我一纸忧伤

时间: 2021-03-05分类:散文 点击:34
 

  忆眠时,春梦困。端嗅茶香氤氲,却念红烛泣泪。
  
  其实,我想唱一首歌给你听,胡夏的,可是群山阻隔我怕你听不见。
  
  其实,我想写封信给你,可是距离太远,我怕风儿把它带走,消失不见。
  
  繁盛的花季,雪花无端的点缀,却让灰色的天空平添了一抹清丽。遥望东南,似乎徒增哀伤,不曾有你的影儿。
  
  俊朗的笑声,欢快的步伐。似没有颦儿的一丝愁容,唯独宝钗滴翠扑蝶的调皮,湘云醉卧芍药的不羁。
  
  人生有二,一曰要,一曰不要。或许,你天生旭日般柔弱但充满朝气;或许,你本是落霞般温暖而散发光彩。你要的一直是快乐,抛却一切不值得,快乐的活塞从不曾歇脚。
  
  深深的庭院锁不住那一枝红杏,厚厚的淤泥圈不住那一株绿荷。岁月里,难道没有一丝愁云曾映入你的眼帘,没有一粒雨滴堕入你的眼眸吗?
  
  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,不仅改变了我们的模样,同时,也雕刻了我们的心情。
  
  念想当年朝云伤春,我尚可庆幸,只为那还没有断尽的青春年华。四月芳华,该是玩乐的大好时节,殊不知有多少人在这时刻忧愁哀伤。不是徒劳,不是慨叹,只是那无情的期盼。
  
  品味苏东坡的“身后牛衣欠老妻”,细究陆放翁的“沈园柳老不吹绵”,男儿岂无忧与愁。
  
  独自徘徊于青城的天空下,蓦然发现湖畔的那棵老柳树已然有了绿意,春天终于踏歌而来,春的华丽篇章即将奏响。看那翘首的柳枝,似在向大地张扬,乍见我们,似乎又有些羞赧。上帝赋予了草木年年新生,只为那短暂的绚烂,上帝同样赋予了我们年年新生,但似乎只为那过去的哀怨与无穷的悔意。
  
  悔那几度秋霜,悔那叶脱后的残败不堪。夜阑,幽幽山谷,瑟瑟江水,娇鲜的花儿傲然独立,想要扑入月的怀抱,月光风情不解,漠漠地看着她泣露。春风拂来,江南岸绿,但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,读不懂塞北的荒野。
  
  梦呓过往,空阔的长廊,是扑鼻的发香;幽长的柏油,是渐远的倩影。如今,静坐,那把油纸伞,依旧在那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徘徊,希冀逢着那朵愁怨的丁香花。
  
  想象着,桃红柳绿时,弥漫的淡香会把我满满的思念递到你耳边。
  
  憧憬着,枫丹橘黄时,缤纷的落英会把我沉沉的牵挂埋进你心房。
  
  念已过梦,今心拆两半!一笔未落,握毫的手指却渐渐冰凉……那纸忧伤何时读来?
  
  

(责任编辑:终点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