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写给末日的情书

写给末日的情书

时间: 2021-03-05分类:散文 点击:111
 

当我终于站在穷途回望时,尽管惊讶于末尾的诡谲抑或唐突,或许沉湎于其中无法言喻的异样抑或幽沉。只是再多的如今、再多的追忆也不过是千千阙歌——余音绕梁,不绝于耳却淹没于世。
也只有到了最后,见了棺材落泪、到了黄河心死,才讶异尚有太多无从宣泄的情感,堆积而交织着,碰撞、翻腾、迸发、崩溃。纵是,眼看山河破碎、身世浮沉,我依稀记得,这个临界升华的时刻,你的我的眼中,还存在无限眷恋与缱绻。
不知为什么,明明煽情的情书标识,却空荡荡的毫无波澜,若死水。或许仍有酝酿不够完全的情绪还未来得及集结。如果,我说如果,真的有那么一刻,会是怎样的结果。天崩地裂太过苍白,只是来自末日的宣言,又该用怎样的笔意去揣摩他的端倪。
路走得越多,回头去看脚印,却是越少。就像,本该属于我的痕迹,已被消散的时光掩埋。成为被时光掩埋的秘密。
如今写文章,字里行间,总是透露出沧桑而惑乱的触感。总是喜欢跟时光牵扯起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似乎,很亲密,亦很凄迷。我觉得我那些微不足道的过去里,归纳总结,也有很多自以为是的秘密。 是不是有庆幸?因为末路,因为天地日月的黯淡,我的秘密会成为一段忘却而不朽的回味故事。
星座学说,双鱼的忧伤是透过眼来传递。其实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开始身体力行着——笑并不等于快乐,只是一种所谓的表情。一切一切的名词解释,不过给一个一个的事物具体以定义,也不过又是一个关于符号的论调。我相信主体是与客体分离的,我相信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。我们所了解的星座,不过是作用于星座本身,而非星座所赋予的主体。就好像,双鱼与我。我的不快乐,不代表双鱼的不快乐。
似乎已是过了很久的时间,久到我们都以为经历了一亿光年所走距离的长短衡量。每次拥抱阳光的同时,总是,会想起,曾经很短的一段固定时刻,我们逃离了束缚着自由的教室,跑到那个属于我们的黄桷树下,并排躺着,晒着太阳,然后睡着。我觉得那个时候是中学岁月里,最消遣的闲散时光。我的所有的美好的记忆,我都希望跟我喜欢的人分享,我觉得美好是温暖的,暖的感觉是会传递的。
末日,不要来的太晚。若是太晚,我怕我紧迫的心会舒缓下来,我怕我太过坦然,而忘记还有人不够从容。也不要来的太早,若是太早,我怕我还有来不及做的事跟来不及说的话再也没机会去表明,我怕仓促的那一时刻,还有一段记忆尚未存储。
我始终相信着,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对的人。无论发生什么事,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。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,都是对的时刻。已经结束的,已经结束了。其实,所谓的年少轻狂与回头是岸,对于世事的感与悟,已经在匆匆那年葬送了。我不是很喜欢别人来品评我,如果没有经历过我的人生,怎么会轻易拥有这样的权利?如果实在要在背后议论我,那只能说明,我活的明显要精彩许多。
很多时候,我觉得自己终是人微言轻的一方,尽管我知道自己的论据足够辩驳一切。小时候不懂事,总是有天高地厚由我测量的恣意妄为,嚣张与自负总是让长大后的我无比怀念。明白的道理越多,束缚也应运而生,似乎总是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,于是,索性做个甩手掌柜,什么都不管了。不是没有了脾气,只是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动心的了。
春有百花夏有月,秋有冷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我奢侈地想象着我拥有一切正派的品行,当梦想与现实呈现出无法估量的差距时,太大的落差促成了失落。不过,失落归失落,逐渐往心中的目标接近,不是也是一种缩小距离的好办法吗?
很多很多的事,不是我不懂,只是我不想说。我太久的习惯于沉默,以至于,我似乎显得更加木讷。我不知道,会不会有那么一刻,我不再表现出明显的快乐,会不会曾经一起笑过的人反过来开怀我?只是,有没有人知道、会懂得,这样似乎无济于事看似平常的举止,所富含的深意——最真最真的表白是我欲言又止的沉默,最深最深的呐喊是我无从诉说的沉默!
一生至少该有一次,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,不求有结果,不求同行,不求曾经拥有,甚至不求你爱我,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,遇到你。这是写给末日的情书,或许也是我最后一次劝慰


本文来自百度贴吧会员:夜挽清风sunn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