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 > 雨语

雨语

时间: 2021-03-05分类:散文 点击:33
 

长沙又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,淅淅沥沥,从梦里下到天明,从被窝下到课桌。

我和小明站在图书馆四楼的走廊里,趴着栏杆,看着这四方的天与地——图书馆这个五层楼的建筑中间挖去了一个正方体,一楼有个水池,里面还养了好多橙色金色的鱼,而在每一层楼的走廊都能看到另外三面的五层楼。雨就是这样,从这个四方体的瓶口落入,滴下,落入,滴下,他们太多太急,于是排着队,连成线地弹到瓶底。水池此刻俨然变身为舞池,平日清新淡雅,素面朝天,而今随着滴答的音乐,狂野地跳动着,挥洒的汗水一波接着一波,烟熏妆容底下泛着神秘的笑,把鲜艳的金鱼都隐藏了。

我们俩看着这番景象出神,突然小明说:“诶,你看,这雨原来从这么高的地方落下啊,好高啊,平时都不觉得。”我顺着小明视线方向看去,对啊,这空中一条一条的雨,凭空出现般,从五楼掉到一楼,我们从四楼往下一瞧,就觉得够高的了。但是他们还不止从五楼就落下呢,他们在很远很远,远得我们看不见,我仰着头伸出走廊往上看,还是看到雨是凭空出现的,几滴雨水弹到我脸上,我把头收回来,发现自己像站井观天的青蛙。可是每一滴雨水从遥远的天中掉到地面,是不是经历了很多很多?我很好奇,他们要用多少时间去完成这段旅途?他们会碰到什么?会不会曾经落到过一只小鸟的身上,还产生了一见钟情的感情,却抵抗不了命运谱写的悲剧,雨继续落下,此生不再相见,但拥有了彼此的0.01秒,将成为永远的宝贵回忆。每一滴落到地面的雨水,我们最多能看到他“雨生”的前几米,至于他的大部分时间,那些经历,我们不得而知,就像我们碰到的每个人,即使认识了再久,也不能了解他的全部,可是人可以说,可以写,那么雨呢?谁来帮他写自传?

天上落下的不一定是雨,当然也不是指雪,或者林妹妹。村上春树的《海边的卡夫卡》里描写一个能和猫交流的猫君,后来还拥有了奇怪的能力,随身携带的伞一打开,天上不知道会落下什么,第一次是鱼,第二次是蚂蝗,旁的人始料不及,万分狼狈,只有他还有把伞挡着,这应该是随身携带伞的好处吧。这样奇特的想象让我阅读一遍便记住了这些场景,他的那种能力应该算是能召唤百宝云吧,能控制一小块区域的云,下出来奇怪的东西。倘若我拥有这样一块云,那我一定好好修炼,怎么能随便下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呢?应该指挥它偷偷飘到男女朋友的头顶,在男生求婚这一历史性时刻,散出娇艳柔软的花瓣;又或者,让它紧紧跟随小偷,在他准备翻墙的一刻,倾盆的牛粪泼洒在他身上。这效果,想想都非同一般。

“有你的城市下雨也美丽”,配合着阴雨绵绵的天气,这句歌词每天在我脑海里自动播放不下十次。这首歌是电视剧《我可能不会爱你》的主题曲,有时觉得吧,什么我可能不会爱你、我不会喜欢你也太矫情了吧,受不了这样欲言又止的暧昧,但是这句歌词却是深深的打动我,以至于我可以无限循环播放此歌,仅仅因为想听这一句歌词。类似的一句话:“爱上一个人,恋上一座城。”也是有这样的意味,只是更直白。佩服并且羡慕那些为了自己喜欢的人,放弃自己原有的生活,工作,追随对方到他所在的城市,或者为了对方留在某个自己讨厌的城市的人。这样才是真正的爱屋及乌,如此的付出与牺牲,是对爱情做出的最大努力。异地恋是不靠谱的,变数太多了,最终还得转化成同城恋才有结果。而至于怎么转、转不转得成,这就得看造化了,不然怎么会有毕业季=分手季。就是因为自己没有,所以才羡慕,就是因为很多人羡慕,所以才会有听众共鸣。希望能找到那个“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”的人吧。

雨停了,但我还听到滴答、滴答,看到泛起的涟漪…

上一篇:骨头花

下一篇:惊魂孟婆散